往虾里注胶 很辛苦还是很方便?

2018-11-12 12:47
未知

  “注胶虾遍布津门(天津)!”这是喜庆的春节刚刚过去,经网友爆料其实早在5年前已经出现的食品安全问题。

  为什么要向大虾里注胶?我猜是为了增加重量、改善卖相,因为一切参杂使假的用意概莫能外。结果,我的猜测与记者调查的完全一样。

  天津的商贩表示,现在出售的大虾基本都有“注胶”,不然不挣钱。他们说进货时大虾就有“注胶”。由于进货渠道和批发商的“注胶”,使得天津到处都是“注胶虾”,有消费者反映跑遍半个津城才托人买了几斤没有胶的虾,而且,现在不光大虾注胶,鱼、肉都有注的。有女摊贩告诉记者:“这种虾5年前就有了,批发来就是这样的。”她称,注胶虾无毒,对人体无害,“吃不死人的……”

  此事经过媒体在全国传播后,多家监管部门表现出一如既往的淡定,而且理由还是一如既往地一样:想检测必须要有明确的检测项目和目的,没有目标和标准不知从何下手。对注胶虾就像当初对地沟油一样目前无法检测!

  在耐心等待监管部门定项目、定目的、出标准的当口,我浮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往“虾”里注胶,很辛苦还是很方便?

  我想,应该不很辛苦,因为没有一个笨蛋在掺杂使假时让自己累个半死,那样成本太高;但也不很方便。向大虾里注胶是个麻烦活,得一个一个地注射,多麻烦呢。而且更让大虾经营者麻烦的是,当所有大虾全部注射了胶质物(暂且不说对消费者的损害),你的竞争力在哪里?还不是与原来一样?!

  中国人的聪明劲儿、勤劳劲儿如果全用在歪门邪道上,中国人是不会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的,中国的企业是不会走向世界继而为人类的文明和进步做贡献的!

  我国的绝大多数市场,所有企业在做着同一件事,压成本、拼价格,产品档次拉得不开,全挤在低档的市场空间里拼死拼活,如果还不行就掺杂使假。这称这现象为“趋低营销”。

  从成本与赢利关系的角度看,企业赚钱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趋低营销”:压低成本,靠低价格吸引消费者,赢得市场(准确地说是总成本领先,无论是通过压自己的成本还是压上下游的成本,还有利润可赚)。另一种方式是“趋高营销”:将产品价值做实、做多,将品牌价值做高、做出不同,用产品中充盈的价值满足人,用产品之外的品牌附加值吸引人,光明高尚地赢利。

  菲利浦·科特勒说过,“没有一分钱打不掉的忠诚”(当然是指在安全和符合国标的提前下),因此,用趋低营销所获得的价格优势参与竞争,是我国大多数企业采取的竞争手段,相对趋高营销,省力省心。

  可是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当大家全都做趋低营销最终压得大家无钱可赚时,整个行业开始变态,一个个被成本与价格压得扭曲的经过乔装打扮的不安全食品开始出炉了。天然牛乳的蛋白点不够怎么办,不用让奶农费劲巴拉地提高饲养水平,直接添加三聚氰胺通过蛋白检测;肉类加工企业不需要那么多肥肉怎么办,设置正常饲养不可能达到的瘦肉率收猪,要么以猪太肥“不合格”低价收来,要么让猪吃瘦肉精瘦下去。当全行业尤其是龙头企业都是趋低营销的时候,没有市场话语权的中小企业当然没有最低,只会更低。

责任编辑:admin